EppleOneFifth

想了想还是发了出来,等技术进步了再继续改吧...

继续努力吧,目标越远心就要越大啊,一点挫折都是浮云。

5儿子相机推送升级了?

这才是战图啊!

韩一杰:

这次PFFK的战图(第一章)P站求滑:http://www.pixiv.net/member_illust.php?mode=medium&illust_id=42116876

去构筑自己,而不是被别人构筑

再会朗西:

我想起一件小事。


村上春树再次与诺贝尔文学奖错身而过的那几天,我买了一大堆他的小说来看。一个学长走过来,问我在看什么书,我把封皮给他看,然后他皱眉,说:“少看点他的书,太阴郁了。”


村上春树的小说真的阴郁吗?我基本全看完了也没觉得有多么让人压抑。我大概明白他什么意思,反问他:“你看过他的书吗?”


果不其然,他说:“没有。”


我忍住了一句话,没说出口:“你没看过他的书,为什么就能下判断?”


如果我问了,答案大概是,“别人说的。”


而“别人”,恐怕都仅仅知道那一句“迷失的人会再迷失,相逢的人会再相逢”。


有时候,被人问起喜欢哪些作家。而我说村上春树的时候,会被很奇特的语气反问:“你看村上春树?”


——大概的意思是,这人应该就是那种整天阴郁得想自杀的文艺小青年吧。


而同样的对白,在生活里不断重复,且更多的是针对鲜活的人。


我们有多少次,仅仅因为“别人”的一句话就否定了一个人?


 “我跟你们说,他脑子有问题,那天……”


大家相互传播,作茶余饭后的语料,而那个人的名声基本上就毁了。而事实上,不断传递信息的人们,可能都从来没有和他有过什么接触。




是什么让“别人”的几句话就成了我们的依恃?


很久之前,一个朋友发来短信,说想到一个问题,“人都是被构筑的”,问我怎么看。


(我很高兴有这么奇葩的朋友。)


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。没错,这个命题很悲观,我们无法脱离这个世界去构筑自己。首先是我们的肉身就是洪荒世界的元素构成。而后是我们的语言,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的,我们所学习所接受的知识,也是从古到今他人的成就。这就好像是数学概念上的自我封闭集合——无论怎么组合,都跳不出那个集合。


没错,人都是被构筑的,这是既定的事实。但是,我们仍有一点回旋的余地,我们是被谁构筑的?答案很简单,就两类,一是自己,另一是别人。


(请宽宥我高考作文式的论述。)


自我构筑的过程,其实就是思考的过程。需要查找各种资料,比较不同的观点,分辨出哪些有错误,哪些有合理性,哪些是别人转述的,哪些是原创的。而在这个过程中,往往就会有灵感突现。这个灵感就是你自己的,尽管梯子是别人搭好的,但你不去爬梯子,梯子尽头的灵感的就不会出现。但凡心甘情愿的阅读,都是在自我构筑,而不是被作者构筑。


可是,真正让人恐惧的是,你不但不知道真相,而且抗拒知道真相。你宁愿用别人的几句话构筑自己的世界观,也不愿花一些时间去溯回去探索信息的源头——真相远比我们想象的更容易获得。在别人的一句话评论和自我阅读之间,你选择了前者,并且不断向周围的人传播。在那么多都被构筑的时候,为什么不去抓住最后的自由,在被构筑的世界里,辛苦一些,用已有的砖石,去搭建一些属于自己的存在?为什么非要把最后的空地,也交给“别人”的闲言碎语去填满?


容我不礼貌地极端质问:能否想象,你的全身都是被“别人”的言语碎片构筑起来的?能否想象,观念上的你不存在任何逻辑,一句话就能将你击碎?


 


说起“信息源”,又想到前两天的事情。


我说起发现有个教授学术不端,申请了研究经费却搞抄袭,国外信息经济学的长篇报告,这个教授翻译了出来,拆成了五篇文章,发到了不同的期刊上,文章的结构、参考文献都没变。然后就有人问我,你怎么知道那是抄袭的?说不定那是他自己写的。


我说,那篇报告我看过两遍,你指中文我立马背出英文来。


然后就没有然后了。




这世界虽冰冷残酷,但毕竟给了你原料,你且去自我构筑一个理想国。

网络又傲娇啊。。。。。

祝二老百年好合!

天空颜色好棒!

万物皆空:

“——遥,最喜欢你了”

听着梁静茹的情歌画的……其实我很喜欢听中文歌虽然总觉得说出来有点丢人……

 迟到好久的告白 一定要顺利说出口啊贵音!(´;ω;`)

 一口气就画下来了一直一直想着这样的场景…………

 我我明天先细化这张好了等不及了【你